公子羽

大概是学习学fong的一天

啊啊啊摸一个严娘娘
今日手残www
敲喜欢严娘娘的吖
[防喷防喷防喷]

[雷安/短篇]骑士

#私设如山 ooc日常
#不社气不社气一点也不社气
#希望喜欢啦♡

——*——*——*——*——分割线——*——

“骑士的使命?”

“是什么。”

年少的王高坐在王座上,高挑的眼角勾绘成一片轻狂。

“我的骑士。”

少年跪伏在座下,他的手中握着利剑,汗液划过圆滑的下颌,喉结滚动。

“是……守护。”

王轻轻地了,他伸手抚摸骑士的长发,抚摸骑士的脸颊。

“抬起头来。”

骑士抬起了头,任由王的唇轻轻落在额头、眉角、鼻尖,最后落在唇上。他微微颤抖。

“你在害怕么。”

“……不。”

王舔舐着他的唇线,一点点地深入,侵略般地撬开他的牙冠,擒住他妄想逃脱的舌。

就像亘古至今的,王对私有物的占欲。

撤离他的口腔,王的唇角勾起,带出银白的丝线。

“你是我的私有物,安迷修。”

“是,陛下……”骑士艰难地开口,双眼微阖,他仿佛注意到自己此刻的颤抖和松软,急急咬紧了牙关。他是骑士。

王坏心地玩弄着骑士僵硬的脖颈,轻咬出一个又一个红痕,指尖轻轻拂过他挺直的脊骨。

“看着我。”王抬起头,命令道。

骑士的眼光闪烁,他注视着他的王。

“看着我的眼睛。”

他依言看去,看着王的眼睛,是紫罗兰一般的,华丽的紫色。那双眼中有太多故事,扭曲着狂妄,让他想到遥远在几十亿光年外的黑洞。

危险的……他的王。

“很美。”骑士说道。

那双眼中压抑着的一切都暴露出来,危险而疯狂的,坦坦荡荡地暴露在其实眼中。

他像溺水的人儿,紧紧抓住从岸边垂下的柳枝,但是断了。

是我太重了么?沉入深渊时,他想。

“我的名字。”

骑士拼命地汲取着空气,颤着声,回答道。

“雷狮。”


[爆轰/甜饼]公主和恶龙,还有王子

——一定要看这里先!!!
——双向暗恋的小故事,又名《瞎撩的轰焦冻》
大概就是一只被轰总撩而不自知的咔酱
——依旧私设如山 ooc照旧
——甜甜的小故事。关于咔酱,因为是几乎全能的男孩子,所以在我看来在某些方面对某些人也会有细腻的一面www
——不喜右下角蟹蟹

——*——*——*——*——分割线——*——*——

   虽然雄英学院的教育是出了名的好,但是某些方面也是出了名的不靠谱——比如老师觉得学生很靠谱,然后在“趣味活动”这一方面全全交给学生之类的。

<>

   “讲真的我都没想到雄英也会有校园祭。”

   “啊,的确很惊讶。”

   班长饭田在左思右想了许久之后,终于拍桌而起:“原来让群众开心也是英雄的义务么!我竟然现在才理解!是为了让我们更早知道更好理解英雄的意义么!真不愧是雄英!!!”他转身冲到八百万桌前,“这种事情女孩子应该会擅长很多,拜托副班长了!”

   “诶……嗨!”紧接着的是旁边闻风而来的女生们。

   在远处观望的常暗和尾白:……
   “我觉得不妙。”
   “我也是。”
   事实是真的很不妙,比如反串之类的。
   更不妙的是相泽老师认为这很有创意。

<>

   爆豪胜己并不喜欢参加这类集体活动,在他看来参加这类小游戏还不如睡一觉。然而写着“恶龙”的纸条还是被放在了他的桌上。

   “啧。”果然还是很讨厌这种麻烦的东西,“拿走。”
   上鸣拍拍他的背:“毕竟是女生的好意啊,而且啊——”他指了指斜后方。顺着那个方向看去,正是被一堆女孩子围住的轰焦冻。那个平日里只知道冷着一张脸的家伙,现在竟然有些无奈的样子。

   “轰是公主诶,虽然很惨但是竟然可以和王子亲吻啊啊啊啊啊,我跟你说我……”

   “啰嗦。”不等上鸣说完,他便忍不住甩去一个爆破,顺便趴回桌上再次成功装死,“排练我可不会参加。”

   上鸣:……这个人有点fáng喔

   远处的少女:……

   “我觉得爆豪君排不排练都无所谓,已经很像恶龙了。”

   “我也这么觉得。”

<>

   轰焦冻会和别人接吻。

   这让爆豪胜己莫名地有些郁闷。在他意识到自己有这种情感的时候又更郁闷了。

   他觉得自己对轰焦冻的感情很奇怪。是宿敌又不是宿敌,是朋友又不是朋友,夹杂着很奇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让他忍不住地关注轰焦冻,比如偷偷地注视着他,刻意去挑衅他,训练时想要和他分在一组。

   好想搞清楚。

   不是没有想过喜欢,但是隐隐地又不敢确定。毕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喜欢这种类型的。

   少年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手上青筋暴起。

   后座的绿谷:……

   “咔酱,没事吧?”

   “烦死了!”

   所以果然好凶啊啊啊——

<>

   今年的实战考核依旧是在活动前一天,爆豪胜己窝在床上草草地看了看剧本便早早睡下。但是今晚——平日里二踢脚都炸不醒的爆豪胜己在肚子的召唤下于凌晨两点早早醒来。

   所以实战还是耗费太多能量了。

   在收到肚子的又一声哀嚎后,爆豪大爷很冷静地翻身下床,走进厨房,从冰箱抽出一盒速冻荞麦面塞进微波炉。

   “是荞麦面么?”突然传来的声音伴着脖颈间突如其来的瘙痒,吓得他反手就是一个爆破,直直撞上那面厚厚的冰墙。

   “啧,半边脸想死吗?”

   “小声点,大家还在睡。”轰焦冻歪了歪架在爆豪肩上的脑袋,顺手打开热到一半的微波炉又塞进去一盒荞麦面,“谢谢。”

   爆豪胜己:……好想打人但是有点舍不得怎么办?

<>

   爆豪胜己有点庆幸现在清冷的月色,至少不会让身边的人注意到自己微红的脸颊。现在他觉得自己很不对劲,觉得自己的男同学很可爱并且想亲他一口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漫无目的地戳着碗中的荞麦面,他悄悄侧头看着吃得很认真的轰焦冻。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依稀从中看出了丝丝满足。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少年现在正盘腿坐在走道上,身上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居家服,领口有些大,堪堪架在少年肩上。

   从他这边看去正好是一头银白夹杂着几缕红发隐隐盖住纤长的睫毛,下面是挺秀的鼻子,禁闭的双唇,圆滑的下巴,然后是滚动的喉结,立体的锁骨,再下面是……

   等等,人家只是吃个面他再想什么???所以自己果然是喜欢他!?

   他突然想起曾经听到女同学们说的,喜欢一个人就像薯条配番茄酱,别人都是薯条,但是只有那个人是沾了番茄酱的薯条。

   好像有点道理。

   “爆豪同学睡不着吗?”

   “饿了。你呢?”

   “有点紧张呢,明天的演出。”

   “吻戏?”吻戏个屁。想打自己一巴掌的爆豪少年。

   “啊,毕竟是初吻,想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呢。”

   “有喜欢的人了?”

   “是的。”

   但是隐隐约约明白了自己心意的爆豪少年此刻更感焦灼并且想打自己两巴掌。

   聊的都是什么鬼试探的意味也太明显了啊啊啊!!!而且今天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结果就知道喜欢的对象有喜欢的人了并且明天就要失去初吻。

   没有更糟糕的了吧!

   气的他想捏碎手中的碗。

   “爆豪同学,没事吧?”似乎是意识到了爆豪胜己的暴躁,轰焦冻伸手稳住了他的碗然后把头凑到他的面前。

   爆豪胜己:……他现在有点慌。所以这个家伙为什么要靠这么近!

   非常口渴但是冰箱空荡荡于是下来找水的绿谷出久:……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啥???

<>

   晚上的节目终于在轰焦冻的苦恼,爆豪胜己的暴躁与绿谷出久的惊慌失措中开始了。

   三个人同时踏进门的那一刻,面面相觑。

   “爆豪同学和绿谷,都没睡好么?”

   “切。”闹心。

   “啊啊啊是的!”所以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在干嘛!?

   但是很快轰焦冻就被一脸兴奋的女孩子们拉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爆豪和绿谷。

   “咔……咔酱,你……”

   “闭嘴!”

   所以你们两个昨晚在干嘛?

<>

   爆豪胜己很郁闷地套在一个笨重的玩偶服里,被女生们扔到角落看剧本——很刺激的剧本,所以一不小心就烧掉了呢。

   马上就要看到自己喜欢的对象和别人接吻了。脑海中只剩下这一句话的爆豪胜己很想直接炸了这个会馆但也突然很理智地压抑住了自己。

   演完去找切岛打一架吧。恋爱中的爆豪少年感到颓废。结果就是直到恶龙拦腰搂住公主升到高处,他也迷瞪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所以台词是什么???啊啊啊都怪轰焦冻昨天晚上看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时被他压在怀中的伪少女悄悄开了口:“弱小的王子啊……”他低头看着怀中的轰焦冻,楞楞地没反应过来。

   场间寂寞一片,轰焦冻掐了掐爆豪胜己:“爆豪同学,弱小的王子啊,你的公主……”

   此刻爆豪胜己看着那张抹了唇釉而喋喋不休的嘴分外不顺眼,皱了皱眉,低头贴上了那张嘴。

   轰焦冻:……

   众人:……
  
   沉默了片刻,终于从观众席爆发出一阵阵欢呼与惊叫。

   恶龙点火烧去笨重的外衣,吊着眼看着怀中的公主,尽力回忆小时候不知从哪看来的童话故事:“我的公主,我有和他一样的财富,和他一般强大,我也深深地爱着你,但是为什么是他。”

   “不,不是这样的。”公主用双手搂住恶龙的脖子,“我很爱你。”公主很认真地又说了一遍,“我很爱你。”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的心痒痒的,环着轰焦冻的手不由紧了紧。是公主,还是轰焦冻?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千千万万种责备与否认,却还是忍不住抱着怀中的人高调离场,留下面面相觑的同伴和兴高采烈的观众。

   “从此,恶龙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

   爆豪胜己一把将轰焦冻拉进了更衣室,来不及开灯,几乎是锁上门的那一刻,轰焦冻已经被他死死地按在了墙上。

   轰焦冻浅浅的喘息声在幽静的更衣室中格外明显。

   “抢了你的初吻。”

   “不,不是这样的。”轰焦冻伸手轻轻搂住他的脖子,“我很乐意。”很乐意把初吻给喜欢的对象。“公主很喜欢恶龙。”

   “恶龙也很喜欢公主。”

   他按住轰焦冻的头,缓缓凑了过去。
 
   是公主,恶龙还有王子。

   是爆豪胜己和轰焦冻。






摸一个卡米尔啊啊啊
卡卡敲可爱ớ ₃ờ
离暑假结束还有十一天
我还没有开始写作业emmm

[雷卡/私设]啾咪

——又名《喝了假酒的卡米尔》《暗恋成功的雷狮》《迟钝的雷狮》《论如何乘人之危拿下暗恋对象》
——依旧私设如山啦啦啦

——*——*——*——*——分割线——*——

    雷狮不得不承认,虽然他的堂弟兼手下卡米尔非常的乖巧可爱,但是有时他还是看不懂也管不了他——比如今天。

    “卡米尔……”

    “您的身体还没好,不能喝酒也不能吃烧烤。”

    虽然卡米尔最后还是把他带到了酒会,但那家伙竟然替他挡了所有的酒。最过分的是他竟然还有闲心管着他给他上凉白开。

    卡米尔这个小混蛋[#手动再见#][#手动再见#]

    都是你自个儿惯的。雷狮闷闷不乐地咬着火龙果顺便想打自己一巴掌。

    然后雷狮还是很认命地把卡米尔抬回了家。

    卡米尔这家伙真轻啊。雷狮掂了掂。明明天天吃那么多蛋糕。蛋糕那种甜腻腻的东西哪里好吃了。
   想着,背上的卡米尔不安分地动起来。

    “卡米尔,别乱动,要掉下去了!”

    “大哥……”

    嚯,这家伙还知道我是大哥。

    卡米尔紧了紧环住雷狮脖子的胳膊,向上蹭了蹭,将脸埋进了他的颈窝中。是很温暖的一团,连呼,出都气息都是轻柔的,带着香甜的果子酒的味道,搔弄着雷狮的脖子。

    雷狮难受地咽了咽口水,脖颈间的瘙痒让他难以抑制地颤抖。

    小混蛋,喝酒了也不让人省心。

    雷狮拼劲了力气才忍住了将卡米尔甩下去的冲动,僵硬地打开门将他轻轻放在床上。看着迷迷糊糊的卡米尔认命地叹了口气,帮他净了身子。

    雷狮突然觉得自己离“哥哥”这个角色终于更近了一步。

    醉了的卡米尔与往日相比更加可爱,至少是昏红的脸颊和深深浅浅的呼吸。

    雷狮轻轻在他脸上掐了掐。软软的。

    这不是老大的行为。雷狮想。卡米尔却忽然伸手抓住他抬起的胳膊,其实不过是软软地搭在上面。

    “大哥……”

    “嗯?”

    “下来一点……”

    雷狮俯下身子。

    啾咪。

    雷狮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看着那个又沉沉睡过去的少年,嘴角一瞬之间的柔软突然变得炙热。

    我可能恋爱了。雷狮想。

[短篇/私设]末路

——私设如山 严重ooc
——主嘉雷主嘉雷主嘉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过敏误进
——轻微嘉卡??? 卡雷卡
——嘉德罗斯视角+卡米尔视角
——主要就是联盟的阴谋被发现啦,然后就和联盟开战,结果大boss是***怪物,超级无敌厉害的那种。然后雷狮为了保护嘉德罗斯死掉了。
    没有告白,只是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明白的感情。
——关于嘉九岁,大概是末路亡命的成长,是对自己内心的反思和对所爱之人离去的不知所措,到生命最后一刻都念念不忘的一句我爱你。这些让嘉德罗斯骄傲不起来了,当他认识到自己的弱小,认清自己的内心时,我想大概是这个模样。

-×-×-×-×-×-(´=◞౪◟=)-☆-×-×-×-×fenge

    痛,很痛。
    嘉德罗斯虚脱般地靠在废墟上,新新旧旧的伤口看起来异常狼狈。他伸手轻轻擦过脸颊还未干涸的血迹,吃痛地皱起了眉。
    “啧。”真烦。嘉德罗斯抬头望了望灰沉的天空,无风无雨,似乎是随那个渣渣的死去而一同归于沉寂,沉寂地让他只能几近绝望地闭上双眼。
    好想再看一次闪电。他想。
    卡米尔侧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渣渣,我说……”
    “大哥死了。”
    “啧打断……”
    “大哥死了。”
    “……啊”
    死了啊。
    嘉德罗斯看着面无表情的卡米尔,不得不说他和他的堂哥有时候真的很像,超乎常人地执着。
雷狮啊。
    嘉德罗斯疲惫地吁出一口气,仿佛又看到那是奋不顾身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是与往日不同的温柔的双眸,是解脱而不舍的微笑,是最后一次触碰的炙热。
    雷狮说,帮我改变世界吧。
    他被雷狮用力地推开,看着他灰飞烟灭却无能为力。
    连回收都来不及吧。他想。
    “好好活着吧。”
    “……切”
    活着回去继承王位,去完成雷狮的心愿去看他想看的和平去找他想要拥有的自由么。有什意义呢。
    “卡米尔,雷狮他对你很好吧。”
    “嗯。”狂妄无礼,但是意外温柔的一个人。
    “好好活下来吧,卡米尔。”
    显然是没想到嘉德罗斯会这么说,卡米尔伸手拉了拉围巾,垂眉深思了片刻。
    所以,嘉德罗斯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卡米尔回头,嘉德罗斯却已经站了起来,紧紧盯着远方,目光灼灼。
    卡米尔忽然明白了,明白了嘉德罗斯的温柔,一个狂妄无礼之徒的温柔。
    真是,和大哥太像了吧。
    他的双手微微颤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嘉德罗斯澎湃的原力。让他情不自禁地站起来,离嘉德罗斯更近一步。
    “我……”
    “卡米尔,好好活着吧。”嘉德罗斯没有回头,只是用力地从头上扯下金箍,几近虔诚地把它叠放到那条残破而熟悉的头巾上,递给卡米尔“雷狮说,好好活着。”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就像加冕的王,从容不迫,实在是狂妄自大。
    地面的震动愈发强烈,凯丽匆匆赶来,一把将卡米尔捞了上了星月刃。
    “喂,嘉德罗斯,我说……”不等她说完,强势的原力已经将他们扫出好远。
    “啧,熊孩子。”凯丽抱怨着,又启动了星月刃。却忽然觉得一重,再也前进不了了。烦躁地回头,却直直愣住。她看见卡米尔垂着头,怀里紧抱着什么,颤抖着,用沙哑的嗓子低声地说,走吧。
    逃吧,不要回去了。
    “嘉德罗斯会死的。”
    让他死吧。
[若我的死亡能换来满园向阳的花朵,那我愿意]
    是这辈子最后一次拼尽全力战斗了吧。嘉德罗斯想。还是为了所谓的他人,所谓的爱人,所谓的希望。
    亦或者是绝望。
    远方那个黑色的身影愈发接近,嘉德罗斯勾起嘴唇,一如当时狂妄模样:“不过是渣渣罢了!”
    手中的大罗神通棍不停转动,蠢蠢欲动。金色的瞳孔中似乎燃起熊熊烈火,嘉德罗斯冲向那个怪物,大罗神通棍一棒敲下。
    “我要你死!!!”
    是做好了赴死的决心的,这一刻嘉德罗斯毫无顾忌地释放出了自己的原力,力量伴随着灼人的雷电一同落在怪物的头顶。
    嘉德罗斯的目的太简单了,伤害它,拼劲全力付出生命地去伤害它。
    从地表突破的牢笼紧紧锁住怪物,嘉德罗斯踏着大罗神通棍,在怪物四周周旋。
    是哪里?到底是哪里!咬紧牙槽,双眼竟已微微赤红。目光所及皆是坚硬的外壳,只是……只是什么!肢!前肢!嘉德罗斯的目光锁紧了被怪物悄悄护住的眼睛,手中暗暗发力,更快速地在摇摇欲碎的大罗神通棍上来回跳跃。
    机会,他只缺一个机会!
    就在牢笼被破的那一瞬,怪物周身袭出一阵狂风,得意洋洋地仰天长啸,是了!
    风刮得他睁不开眼,身上大大小小的是飙风刮出的伤痕。
    “同归于尽吧!渣渣!”
    是抛弃一切的跃起,是刺破苍穹的怒吼,是世界第一的大罗神通棍,是所有的无奈愤怒与悲伤。
怪物在痛苦之中连连发力,嘉德罗斯撑不住了,他知道的。
    重重地撞在废墟上,心口的血再也难以咽下。
    “我要死了。”
    嘉德罗斯的眼皮逐渐沉重,腹腔中的痛楚如麻木了一般,他仿佛又看到了雷狮。那个桀骜不逊的少年依旧满脸不屑,仿佛往日的温柔都不曾存在。
    死都死了还是这副渣渣样。他想。
    “这么快就死了,弱鸡。”
    “比我死的还早,渣渣!”
    “***我不是叫你要好好活着吗,****”
    “本大爷会听你的话么?真是……”
    渣渣。